一得之見

投資黃金 枕戈待發

近期黃金明顯受到沽壓,投資者寧要美元亦無興趣博金價大反彈。如果相信投資黃金仍然是其中一種對沖貨幣貶值的最佳工具,以目前歐元勢弱,黃金好應該異軍突起,成為歐元投資者的避難所才對。為何美元獨領風騷,黃金積弱不振?

主宰金價上落的最重要因素,視乎美元與歐元兩大貨幣的互動關係。單單因為歐元信心危機,不足以支撐金價向上,因為資金往往傾向優先選擇美元區避險,結果是美國十年債息創逾六十年新低。惟有美元疲弱,才能支持金價向上,因為各種外幣兌美元相對轉強,誘使部分國家黃金需求上升。不過,金價爆發力最不可估量的時候,往往是美元歐元齊齊出現利淡因素之時。

最近金價轉弱,主要反映在環球經濟衰退陰影籠罩下,投資黃金以抗衡通脹的需求減弱;新興市場國家本身亦面對經濟轉型,加上本幣兌美元匯價轉弱,亦打擊了對黃金的一定需求。不過,美元強勢未必持久;雖然美、中、歐三大經濟體中,美國基調較佳,但復甦形勢難言大好。黃金仍然值得等候機會趁低買進!

記得 5 月中美國公布的兩個重要數據:5 月份費城聯儲製造業指數與4月份領先指標,雙雙錄得負數。市場隨即又熱談第三輪量寬 (QE3) 的可能性,結果美元一度疲弱,造就了金價急升。

聯儲局由此至終未敢排除 QE3 的可能性,中、美、歐三大經濟體各有難言之隱,全球需求已大打折扣,油價回落可見一斑。油價持續下跌,為通脹回落營造契機。只要美國經濟基調轉差,加上通縮預期再現,相信 QE3 不久便要重返聯儲局的討論桌上,美元又會出現新一輪沽壓潮,屆時金價再展升浪毫不出奇。

今後銀行業可能成為黃金主要支持者。據聞巴塞爾委員會正考慮,把目前視黃金為三級資本的價值,提升至一級資本地位。倘真如此,業內人士估計,假設黃金資產佔全球銀行一級資本的 2%,意味銀行界需要額外購入約 1,700 噸黃金!

銀行資本可能強制增持黃金比重之外,國際社會繼續積極推動國際貨幣機制改革,亦有助支撐黃金表現,因為一種「含金量」較高的新種貨幣隨時應運而生,以逐步取代美元的國際儲備貨幣角色。屆時各國之中,誰持有較多黃金儲備,誰便會是最大贏家。這正好解釋,為何多國(尤其是新興國家)如此積極增持黃金儲備。

不過,假如聯儲局確認美國經濟有能力逐步自我復元,毋須再推 QE3;又假如美國共和黨於今年底重奪總統寶座,美元匯價真的有可能全面轉勢回勇,屆時黃金的投資價值恐怕要重新評估。

 

王冠一

PrintEmail

水淹環球 按部就班

歐元、英鎊、日圓、美元四大主要貨幣所屬的經濟體,皆面對不同程度的挑戰。但近日有跡象顯示,四大經濟體正蠢蠢欲動,有可能一個接一個展開大規模的刺激經濟措施。

當今局勢,相信沒有人會反對歐元的貨幣地位最岌岌可危。希臘政客一副賭徒心態,面對歐洲各國領袖竟有恃無恐,豪賭歐洲各國不敢把希臘逐出家門,倚仗的正是大家對歐元系統可能瓦解的憂慮。

自從 2010 年年底爆發希臘債務危機以來,歐元區不斷暴露體制的不完善,結果往往只能靠歐洲央行快速收拾殘局,然後交由歐盟與國基會等埋尾。近日歐元匯價大跌,除非有人相信歐元系統真的會崩潰,否則歐元貶值未必全然是壞事。至少負責纍纍的成員國、倚重出口的成員國,私下其實歡迎歐元貶值。歐元貶值反過來可以成為套息交易的種秄貨幣,為資產市場再造昇平。關鍵是歐洲領導人需要拿出智慧與具體行為,讓市場相信歐元不滅。

英鎊近日亦見沽壓沉重。國基會總裁拉加德義正辭嚴警告英國,再不及早挽救英國經濟於既倒,將為時已晚。國基會建議,英倫銀行應即時減息、加大資產購買的規模與放寬購買資產的對象,甚至推出英國版的 LTRO,旨在紓緩英國銀行界的資金壓力。若然力度未夠,國基會甚至贊成英國政府必要時再推財政政策,減稅兼增加基建投資,與及利用英國國債低息的優勢,直接由政府為私人企業提供融資擔保等。如果一切按國基會的劇本進行,相信英鎊有機會先弱後強,經濟擺脫危機並且回復增長。

至於日圓與美元,則成為近期兩隻最主要的避險貨幣(由於瑞士央行忙於捍衛歐元兌瑞郎的下限目標,瑞郎避險價值已被大大削弱)。日本方面,就算惠譽主動下調日本的信貸評級,日圓匯價依然頑固向好。日本面對最大的問題,在於國家需要強貨幣以利重建工作,但又需要弱貨幣刺激出口甚至擺脫通縮。然而,日圓走勢很大程度受美元走勢支配。或者由於美國不欲美元匯價獨強,打擊本身製造業與出口業復蘇,結果美元轉強,日圓就更難以言弱。相信要到歐元信心危機與英國衰退危機雨過天青,日本央行才有條件增加貨幣供應直至達成通脹目標。

至於美國,可能是四大主要貨幣中最後一個出招救經濟的經濟體。目前美國通脹憂慮正在減退,相信要等待一段日子,直至民間重現通縮預期,聯儲局才有條件重提第三輪量寬。

正當大家以為歐元危機會拖垮環球金融市場之際,各大經濟體新一波的刺激措施,其實已經悄然展開。相信貨幣政策只是打頭陣,更多行政措施以推動經濟增長,將陸續有來。國基會推波助瀾鼓動英國重新起用財政政策催谷經濟,已透露了箇中玄機。

王冠一

PrintEmail

成人之美 立於不敗

歐元區危機花樣百變:一時鬧法德不和,財政契約與節衣縮食已成一紙空文;一時傳西班牙銀行危機不日即爆發,西班牙難免要向歐盟甚至國基會求救;一時又面對不肖兄弟希臘賴皮,寧願無政府狀態亦拒絕履行削赤承諾。

不過,德國作為歐元區大贏家的本質始終未變。表面上德國主導的節衣縮食緊縮財政方針已名存實亡,實際上今後歐元區的存續仍然靠德國一錘定音。

自希臘債務危機爆發至今,德國可謂享盡一切好處:歐元區內擁有 AAA 信貸評級國家已買少見少,德債集萬千寵愛於一身,超乎異常的低息令德國可以放膽舉債,作為日後的財政彈藥。

當然,根據歐洲憲法規定,歐盟成員國的國債 / GDP不得超越 60% 規模 。就算財政穩健如德國者,目前的國債 / GDP 仍超過 80%。因此,要令國債負擔水平有序回落,德國要不降低負債規模,要不致力催谷經濟增長。而德國政府似乎選擇了後者。

事實證明,歐元區諸國的第一季 GDP 數據中,惟有德國仍然具備增長潛力,這亦是歐元區第一季整體經濟能夠避免重陷衰退的主因。萬一今後歐元持續疲弱,德國還可以憑藉其出口業大賺外貿一筆,帶挈歐元區「執靚」數據。

昔日德國經濟仰賴出口業增長,奈何國際訂單始終不復當年勇,自然要另覓他途尋求增長之道。偏偏這個時候歐元區突然興起一股反節衣縮食思潮,德國財長朔伊布勒即時轉調,公開支持上調德國工資,又主張德國可容忍通脹目標略高於歐元區標準,其有意透過建立內需「買起」歐洲經濟的動機可謂昭然若揭。

法國新總統奧朗德宣誓履新當天,即時飛赴柏林與德國總理默克爾會面,足見法德關係之重要。默克爾明知奧朗德的立場,是要挫節衣縮食銳氣、強調增長的逼切性,索性向奧朗德賣個順水人情,成人之美。既然歐元強弱無損法德與其他成員國之間的貿易往來,筆者估計,假如未來歐洲商討制訂增長契約,相信法德兩國很大機會支持透過上調工資,刺激兩國內需,作為拉動歐元區其他成員國製造業復蘇的火車頭。

就算德國政府輪替,亦無損德國在歐洲繼續立於不敗之地。

王冠一

PrintEmail

五月走貨 慎之又慎

每逢五月,坊間總會就應否「走貨套現」(Sell in May and Go Away) 的投資策略激起連番爭論。過去一個星期,是歐洲的「多事之周」,更加堅定了一眾主張「走貨套現」的投資者的信念。

環球市場上星期出現全方位震盪,但屬於短暫調整?還是就此一沉不起直至年底?值得大家深思。歸根究底,今回跌市的起因,始於美國就業市場再起警號;歐洲危機,只不過放大了市場恐慌情緒而已。

美國本月初公布的4月份非農業就業職位,增加數目僅十萬有餘,且顯示今年以來每月職位增幅持續萎縮,已率先觸動市場的神經。其後法國變天、西班牙銀行業待救、希臘新政府賴皮,歐元兌美元終告失守 1.3 關口。投資者對歐元信心不穩,美元自然成為資金避難所,美匯指數遂一口氣向上突破 80。

歐元區新危機,動搖了市場對全球經濟復蘇的信心,石油等商品需求下降,連帶拖累澳元加元等商品貨幣表現。至於黃金與白銀,則因為不少投資者趁機套現,導致黃金與白銀沽壓沉重。

美元今次轉強,並非因為美國經濟基調向好,吸引資金流入美元區,而是因為資金寧信美元不信歐元。碰巧過去一周美國財政部拍賣極具指標意義的十年期與三十年期國債,不少資金從股市撤出,美債當然不愁沒有買家,美國十年期中標息率更創出紀錄新低,最大得益者首推美國政府。

投資者對歐元危機最大的憂慮,莫過於歐元區會否解體。法德反目、希臘退出歐元區、西班牙銀行業向外求救,皆會動搖投資者對歐元區的信心。然而,法德兩國會就節衣縮食理財原則而翻臉嗎?據聞德國總理默克爾有意支持法國新總統奧朗德主張制訂「增長契約」內容,德國央行甚至暗示可容忍通脹略為升溫,皆預示法德兩國有跡象邁向全新關係,繼續共同主導歐元區發展。

希臘或許最終得不到歐盟與國基會援助而破產甚至面對退出歐元區的抉擇,但歐洲根本未定立退出機制框架,希臘只能自身提出退出要求。希臘政客或者根本看透了箇中玄機,才膽敢公然違反削赤承諾,逼歐盟、歐洲央行與國基會這「三頭馬車」給予更多緩衝時間。簡單講,一切仍是政治騷。

西班牙雖然蘊釀爆發銀行危機,政府可能要陸續把大型銀行國有化。但歐盟與國基會似乎正在考慮,必要時把歐洲金融防火牆,延伸至覆蓋各成員國的金融業,甚至容許西班牙押後削赤目標的時間表,因此有理由相信,西班牙能有足夠的護蔭渡過難關。

法國、希臘與西班牙的問題皆不足以威脅歐元的存續,以歐元信心危機作為五月「走貨套現」的理據,略嫌牽強。相較之下,美國的就業情況更值得關注,倘若就業市場持續沒有起色,美國經濟復蘇的勢頭真的可能出現逆轉,如此,在聯儲局宣布考慮推出第三輪量寬以前,「走貨套現」反倒是良策。

 

王冠一

PrintEmail

中美轉型 拯救歐洲

美國財長蓋特納日前出席第四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期間,要求中國加快經濟轉型。實際上,中國的經濟轉型早已開始,只怕與美國的經濟轉型未能配合。

美國總統奧巴馬的轉型理念,是要求美國逐步降低個人及家庭消費開支佔 GDP 的比重,改為鼓勵出口帶動經濟復蘇。出口與製造業互為緊扣,重振製造業,即改善就業;就業好轉,國民消費力才能夠復元。

美國剛公布的第一季 GDP 數據顯示,美國國民消費力有所回升;反觀期內的淨出口情況未如理想,主要受進口能源價格高企影響。既然在可見未來,國際能源價格難大幅回落,弱美元谷出口並非明智之舉,反而可能招惹通脹威脅。因此,能源發展將會是奧巴馬長遠刺激出口的重要配套政策,除了致力於增加本土石油與天然氣出產外,新能源科技亦可能是美國重點出口商品。

美國經濟要轉型成功,非得到中國配合不可。中國既主動擴大人民幣兌美元每日的匯率波幅彈性,又提出調整外貿政策方向的指導意見,建議中國應由過去「導出口、擋進口」的方針,改為「進出口並重」的貿易平衡大原則,尤其點名建議寬減部分進口能源關稅,其立場顯而易見是為配合美方而度身訂造。

中國的經濟轉型模式,絕對不是單方面刺激內需、弱化出口,而是確保出口穩定持續發展之餘,相應鼓勵進口,一方面追求貿易更平衡以紓緩人民幣升值壓力,另一方面國民亦會隨著消費選擇增加而逐步建立內需環境。

中國拒絕放棄出口模式,從早前總理溫家寶的德國之行可見一斑。中德主動靠攏,強調工業實體經濟救地球,足見中德兩國政府的雄心壯志。然而,中國急需外國技術以邁向高端出口檔次,德國則需要中國堅實支持歐元區經濟體,兩者自然一拍即合。

可惜歐元區身陷滯脹危機,既大削外國訂單,打擊多個依賴歐洲市場的出口國家;歐元雖弱,但仍不足以令製造業扭轉乾坤,無論是德國或是歐元區的製造業數據,均進一步萎縮,打擊出口表現,某程度上反映歐元尚未跌至具對外競爭力的水平。

中美歐三地齊齊爭出口,三隻貨幣匯價錯綜複雜的關係,對誰勝誰負起著重要作用。不過,此刻歐元不可以貶值太急,因為這樣反而會令美元提早升值,結果逼使人民幣亦要跟隨美元加速升值,倘若中國經濟無法順利著陸,從何談起與美國配合經濟轉型?

既然中美製造業勢頭較好,筆者認為歐元區可能先要稍作犧牲,暫緩貶值以紓緩美元與人民幣的升值壓力。待中美雙方站穩復蘇腳跟,美元回復強勢,屆時再由美國與中國的消費者為歐洲貨品買單,歐元區復蘇亦指日可待。

 

王冠一

Print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