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無僅有

香港發展伊斯蘭金融業務?(續16)

參與伊斯蘭金融市場也是常被採用的方式,例如:國際投資者看好波灣經濟發展前景,而常溢額認購波灣發行的伊斯蘭債券;此外,非穆斯林國家也開始發行伊斯蘭債券,除了前述的德國薩克森安和邦外,美國的Gulf East Cameron Parthers公司已於最近發行1筆1.66億美元的伊斯蘭債券,另據亞洲華爾街報載,中國大陸一家國營電力公司打算委由科威特金融公司(Kuwait Finance House)的馬來西亞分支機構發行伊斯蘭債券。歐美銀行及法律事務所則運用其專業協助伊斯蘭金融市場發展,例如:花旗銀行、德意志銀行、匯豐銀行、美林證券及瑞士銀行已成立多檔伊斯蘭股權投資基金;匯豐銀行的HSBC Amanah係去年全球第二大的伊斯蘭債券管理者,共承銷發行了7筆總額達8.82億美元的伊斯蘭債券。


就本地而言,儘管穆斯林人口稀少,但或可彷效面臨相同處境的新加坡之做法,允許金融機構推出伊斯蘭金融產品,尤其是財富管理工具(如伊斯蘭投資基金)以吸引中東資金投入國內建設。此外,國內企業至國外發行伊斯蘭債券或由銀行安排Murabahah貿易融資等,亦屬便捷可行之道。另,國內銀行至伊斯蘭世界設立分行雖可考慮成立伊斯蘭金融窗口,惟此涉及層面較廣且必須與當地業者競爭,因此是否有利可圖仍待業者自行審慎評估。

下回舉其中一二個例子作參考

PrintEmail

香港發展伊斯蘭金融業務?(續15)

對本地之啟示 (續...)

另一則是於國外或國際市場發展伊斯蘭金融商品,以利用伊斯蘭世界(尤其是中東產油國)的豐富油元,例如:花旗銀行及匯豐銀行已在中東地區及馬來西亞提供伊斯蘭銀行服務;巴黎銀行(BNP Paribas)於2003年在巴林成立伊斯蘭部門;瑞士銀行(UBS)於2004年在杜拜設立獨立的伊斯蘭私人銀行以迎合中東最富者的需要。標準渣打銀行於2004年進入阿聯大公國(UAE)的伊斯蘭金融市場,目前已提供一系列消費金融產品,包括伊斯蘭個人金融、伊斯蘭租賃(中小企業)金融及活期存款等。西方銀行的伊斯蘭產品之所以能對當地穆斯林具有吸引力,除了民眾不信任本國銀行外 (2001年發生於土耳其的Ilhas Finance倒閉事件已嚴重損害存款者的信心。),它們能提供較精緻的服務也是原因之一。

 

參與伊斯蘭金融市場也是常被採用的方式,例如:國際投資者看好波灣經濟發展前景,而常溢額認購波灣發行的伊斯蘭債券;此外,非穆斯林國家也開始發行伊斯蘭債券,除了前述的德國薩克森安和邦外,美國的Gulf East Cameron Parthers公司已於最近發行1筆1.66億美元的伊斯蘭債券,另據亞洲華爾街報載,中國大陸一家國營電力公司打算委由科威特金融公司(Kuwait Finance House)的馬來西亞分支機構發行伊斯蘭債券。歐美銀行及法律事務所則運用其專業協助伊斯蘭金融市場發展,例如:花旗銀行、德意志銀行、匯豐銀行、美林證券及瑞士銀行已成立多檔伊斯蘭股權投資基金;匯豐銀行的HSBC Amanah係去年全球第二大的伊斯蘭債券管理者,共承銷發行了7筆總額達8.82億美元的伊斯蘭債券。

 

就本地而言,儘管國內穆斯林人口稀少,但或可彷效面臨相同處境的新加坡之做法,允許金融機構推出伊斯蘭金融產品,尤其是財富管理工具(如伊斯蘭投資基金)以吸引中東資金投入國內建設。此外,國內企業至國外發行伊斯蘭債券或由銀行安排Murabahah貿易融資等,亦屬便捷可行之道。另,國內銀行至伊斯蘭世界設立分行雖可考慮成立伊斯蘭金融窗口,惟此涉及層面較廣且必須與當地業者競爭,因此是否有利可圖仍待業者自行審慎評估。

 

PrintEmail

香港發展伊斯蘭金融業務?(續14)

六、對本地之啟示


面對近年來快速發展的伊斯蘭金融市場,本地因應此一新興趨勢之道,似乎可借鏡參考歐美等非伊斯蘭國家的發展伊斯蘭金融經驗。

 

一般而言,他們採取的途徑有二:一是於國內市場發展伊斯蘭金融產品,其中尤以英國最為積極,例如:首家伊斯蘭銀行-The Islamic Bank of Britain已於2004年9月22日開張,第四大銀行-Lloyds TSB銀行則於今年在全英2,000家分行提供伊斯蘭活期存款,及於英格蘭與威爾斯地區開辦伊斯蘭房貸 (該行估計伊斯蘭房貸市場規模可達45億英鎊。)。匯豐銀行雖也提供伊斯蘭產品,但規模不若Lloyds TSB。此外,由於倫敦身為全球最大的國際金融中心,因此亦有許多國外大型及中東傳統銀行提供伊斯蘭產品。前述銀行皆係以英國的180萬穆斯林為主要對象,另,今年3月獲准成立的歐洲伊斯蘭投資銀行(EIIB),則係以發行伊斯蘭債券的方式來吸引波灣地區資金投資英國的房地產。

 

美國目前有9家金融機構提供伊斯蘭金融產品,它們通常提供Murabahah、伊斯蘭租賃及Musharakah等融資工具,供消費者購買房屋、汽車及小型企業貸款之用。其中,匯豐銀行係唯一的大型銀行,除了由海外部門提供全球伊斯蘭金融服務外,美國地區的伊斯蘭金融活動則多集中在紐約州。此外,尚有某些伊斯蘭投資機構如Saturna Capital、Azzad Asset Management及Allied Asset Advisor等提供伊斯蘭投資基金,管理的資產規模估計達1,120億美元。

 

在東南亞地區,除了馬來西亞及印尼等伊斯蘭國家外,泰國因為境內有320萬名伊斯蘭徒,是以其國會於2004年通過伊斯蘭銀行管理條例,並於2005年8月首家伊斯蘭銀行正式對外營業。新加坡則憑藉財富管理方面的專長 (2005底由新加坡金融機構管理的資產總額達7,204億美元,較一年前的5,726億美元成長26%。),正致力於通過提供伊斯蘭金融產品來吸引中東地區的資金,此包括Murabahah交易、伊斯蘭投資基金及伊斯蘭保險等。最近新加坡股票交易所與FTSE集團及Yasaar Research合作推出FTSE SGX Asia Shriah 100指數,由日本、新加坡、臺灣、南韓及香港等地的100檔符合伊斯蘭律法股票組成。此外,亦積極參與伊斯蘭金融的國際組織及培育伊斯蘭金融人才,並調整稅法使伊斯蘭金融產品的相關稅率與傳統銀行的類似產品相一致 (如將伊斯蘭金融交易中與不動產交易有關的印花稅予以免除,Murabahah交易中購買非住宅不動產所發生的買賣價差可免消費稅等)。

 

PrintEmail

香港發展伊斯蘭金融業務?(續13)


(2)未來發展的挑戰

伊斯蘭金融發展仍面臨許多挑戰,首先是伊斯蘭貨幣市場工具由於難以定義報酬率而未有明顯進展,缺乏此類非茲息證券已使得採取雙軌銀行制者的貨幣管理範圍受到限制。這是因為銀行負債具有流動性本質(此與短期存款居於主宰地位有關),若無良好組織及具有流動性的貨幣市場供其拋補頭寸,則勢必導致其更為偏重持有短期資產,從而阻礙金融中介及市場深化。

其次是如何發展一套治理、監督及管制伊斯蘭銀行的架構,迄今伊斯蘭銀行所在國之間並無共同的監理方式,兩大主流觀點中的一派(例如:馬來西亞及也門)認為,中央銀行監理伊斯蘭銀行的制度應與傳統銀行截然不同;另一派(例如:巴林及卡達)雖承認伊斯蘭銀行活動的單一性,但仍偏好將它們置於監理傳統銀行的制度中,僅略做修改及頒布特定的指導原則。

90年代末期以來,伊斯蘭銀行世界已加強監理制度的標準化。例如:伊斯蘭發展銀行(IDB)在發展國際可接受的標準與程序及強化該部門架構扮演重要角色,其他許多國際機構包括伊斯蘭金融機構會計與稽核組織(AAOIFI)、伊斯蘭金融服務理事會(IFSB)等,則致力於訂定遵循伊斯蘭律法的標準及調和這些標準的跨國間差異。

許多國家與機構已採用AAOIFI所發展的會計標準,該標準可補國際財務報告標準(IFRS)之不足。IFSB旨在提倡伊斯蘭金融服務業的審慎經營與透明化,及頒布有效監理準則供伊斯蘭金融業者參考。IFSB最近完成資本適足及風險管理的標準,且在發展公司治理標準有所進展。一旦這些國際標準發展完成且被接受,將有助於監理者致力伊斯蘭金融世界的健全、穩定及誠實。

目前仍持續爭論不休者為,伊斯蘭銀行並未將基金管理與投資活動自商業銀行業務中分離出來。從監理的觀點而言,伊斯蘭銀行常與綜合銀行及共同基金相比擬,但此可能遭致技術性難題。例如:當伊斯蘭銀行擔任損益分享契約的投資管理者時,將其視為基金管理人可能較銀行更合適,是以有些監理者認為應採取適用於傳統基金管理人的監理方式。此外,將不同風險加總至單一伊斯蘭工具且於單一金融機構提供者亦不乏其例,因此仔細檢視這些交易的特性為有效監理所必須。基於這些契約的風險,有人主張監理範圍必須延伸至銀行業務部門以外,何況負債合約的損益分享本質已引起關於資本定義及資本適足率的問題。

有人基於伊斯蘭金融中介的特殊風險本質,主張其監理架構必須較傳統銀行更為強調作業風險管理及資訊揭露。投資風險係影響伊斯蘭銀行損益分享活動的最重要作業風險,因為該模式除了可將風險直接移轉給存戶外,也將使伊斯蘭銀行暴露於通常由股票投資人而非債權持有人所承擔的風險。損益分享模式包括傳統銀行業務以外的活動,諸如決定投資計劃的損益分享比率等。若投資計劃出現虧損,銀行必須承受損失,不能要求企業家全額還款。

第三個挑戰是資料收集,由於缺乏集體合計資料致無法進行伊斯蘭銀行的跨國比較,加上沒有共同的財報與會計標準,使得監理者的工作更為複雜。某些國家的中央銀行(巴林、馬來西亞及土耳其)已在其年報中另闢伊斯蘭銀行專章,將這些銀行歸屬一類,有集體合計資料可提供該國伊斯蘭銀行規模及成長資訊。儘管如此,仍需要多邊努力來收集及整合跨國資料。

最後是資本市場,伊斯蘭工具及政府證券市場仍屬淺盤市場,國際伊斯蘭金融市場尚處於發展初期階段。該部門必須改善資產與負債類證券的範圍與精緻度,發展新的工具與金融技巧使伊斯蘭銀行能分散風險。

對某些金融工具採取共同的立場,有助於伊斯蘭金融的發展及改善其全球競爭力。例如:許多關於投機及使用衍生商品的問題必須先獲得解決,才能使伊斯蘭股票市場茁壯發展。除了伊斯蘭律法不允許套利及賣空外,其他金融交易顯然在實務上受限於各方不同的解釋。例如:涉及買賣債務契約的次級市場交易只見容於馬來西亞。

解決前述重要問題及採用監理與會計的最佳實務,為未來市場與產業發展的重要關鍵。在可預見的未來,監理當局將持續面臨了解產業及如何在有效監督與協助產業發展間求取均衡的雙重挑戰。

若相關國家的中央銀行與機構能加強多邊合作,及創造適當的環境與條件(公平競爭市場及提供業者市場導向發展所需的基本建設),則這些挑戰能被克服。健全及良好營運的伊斯蘭金融制度,除了有助於相關國家的區域金融整合外,也能融通經濟基本建設及創造就業機會從而對經濟社會發展有所貢獻。


PrintEmail

香港發展伊斯蘭金融業務?(續12)

伊斯蘭銀行相關議題

(1)風險管理問題

伊斯蘭銀行雖沒有以利率為基礎的金融工具,從而未直接面臨利率風險,但有較傳統銀行為高的作業風險,這是因為:(1)損益分享模式的管理遠較傳統銀行複雜,這些模式隱含許多非傳統銀行執行的活動,如決定投資計劃的損益分享比率,以及持續監督投資計劃以確保受到良好的治理及維持適當的價值;(2)伊斯蘭金融產品的非標準化本質,原則上,伊斯蘭銀行能從事的活動幾乎沒有限制,加上它們能經由損益分享及非損益分享模式的組合產生無限多的提供資金方式,從而難以讓產品標準化;(3)缺乏有效且可靠的伊斯蘭律法訴訟制度來執行金融契約,伊斯蘭銀行經由Mudarabah契約提供資本供企業家進行實質經濟活動,卻沒有法律手段來加以控制,致企業家可完全不受限地依其最佳判斷經營企業。銀行只能依約分享企業經營損益。在Musharakah及直接投資契約,伊斯蘭銀行有較佳機會來監督投資企業,因為這些契約允許合夥人影響企業經營及運用投票權。

Continue Reading

Print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