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發展伊斯蘭金融業務?(續12)

香港發展伊斯蘭金融業務?(續12)

伊斯蘭銀行相關議題

(1)風險管理問題

伊斯蘭銀行雖沒有以利率為基礎的金融工具,從而未直接面臨利率風險,但有較傳統銀行為高的作業風險,這是因為:(1)損益分享模式的管理遠較傳統銀行複雜,這些模式隱含許多非傳統銀行執行的活動,如決定投資計劃的損益分享比率,以及持續監督投資計劃以確保受到良好的治理及維持適當的價值;(2)伊斯蘭金融產品的非標準化本質,原則上,伊斯蘭銀行能從事的活動幾乎沒有限制,加上它們能經由損益分享及非損益分享模式的組合產生無限多的提供資金方式,從而難以讓產品標準化;(3)缺乏有效且可靠的伊斯蘭律法訴訟制度來執行金融契約,伊斯蘭銀行經由Mudarabah契約提供資本供企業家進行實質經濟活動,卻沒有法律手段來加以控制,致企業家可完全不受限地依其最佳判斷經營企業。銀行只能依約分享企業經營損益。在Musharakah及直接投資契約,伊斯蘭銀行有較佳機會來監督投資企業,因為這些契約允許合夥人影響企業經營及運用投票權。

實務上而言,損益分享模式並不流行,只占伊斯蘭金融交易相當小的比重,主因是其有較傳統銀行業務嚴重的資訊不對稱、逆向選擇、道德風險及交易成本等問題。

以下就這些問題略述之,首先就資訊不對稱觀之,由於每個人皆擁有較他人為多的自身資訊(包括意圖及能力等),且他人資訊的取得必非免費,其質量與使用者付出的時間與金錢呈正比,是以每個人所擁有的資訊均不相同也不完整(也就是不對稱)所致。由此衍生的問題,包括逆向選擇與道德風險等。前者係指銀行所能獲得的投資資訊不如借款人,因此可能選到較差的借款人及投資計劃,後者係指借款人可能隱藏真正的利潤或經由未授權的獎金分派等方式來讓自己獲得更多利益。

這些問題並未對傳統銀行的存戶造成困擾,因為他們的存款既保本又保息,是以幾乎不需要關心銀行或企業的經營與財務狀況。相形之下,伊斯蘭銀行的投資存款存戶則是在損益分享的原則下,直接分擔資金使用者(企業)的營運風險,因此為了保護本金及確實得到公平合理的報酬起見,對資訊揭露的要求遠高於傳統銀行存戶,包括銀行的政策目標及營運策略等,俾能監督銀行的績效表現。

對於伊斯蘭銀行而言,為了緩和前述問題,必須儘量收集資訊,再就其所擔心的風險依序列出相關項目並給予評分,例如在企業家信譽方面的遴選標準有:過去的紀錄、可信度與誠實性、由可靠來源推薦、企業家自籌部分資金等;在企業家經營技巧方面有:企業家對市場的熟悉度、企業家評估風險能力、企業家持久經營的能力等;在產品市場方面有:產品對現存市場的刺激效果、市場的成長性等。此外,制定獎懲方案,則能鼓勵投資後的良好行為。

投資後的監督以確使企業家行為符合出資者利益,更有其必要性,因為許多投資契約屬長期性質,且投資前所獲得的資訊可能因時空環境的改變而與投資後不相關,從而使投資後的行為決定投資契約的最終價值。但監督是相當昂貴的活動,導致金融交易成本隨之增加,是以伊斯蘭銀行必須根據成本效益原則決定最適監督水準。

非損益分享模式雖有較少的風險及較類似於傳統銀行的融資機制,但也有其特定風險。例如:Bay′Salam(先付款、後收貨)契約使伊斯蘭銀行暴露於信用風險及商品價格風險,這是因為銀行同意支付貨款購買未來交割的商品,且收到商品後也將持有至能變現為止之故。Ijarah(租賃)也有相似風險,這是因為其與傳統租賃契約的最大差別在於租賃期間內租賃資產的所有權必須屬於伊斯蘭銀行之故。

除了前述特定風險外,尚有其他較一般性的因素使得伊斯蘭銀行的營運較傳統銀行更有風險及較少獲利,這些因素包括:

(1)較少的避險工具與技巧。由於伊斯蘭律法禁止利息且某些伊斯蘭學者對Gharar(風險、不確定)的解釋,因此使得伊斯蘭銀行不能使用許多基於傳統工具如選擇權、期貨及遠期等的避險策略與技巧。

(2)貨幣市場及政府證券(由於難以依據損益分享原則規劃短期政府融資工具)的低度發展或不存在。此使得伊斯蘭銀行的流動性管理困難,從而有較大的流動性風險脆弱度。由於缺乏合於伊斯蘭律法的伊斯蘭短期政府證券(如國庫券)及高品質的民營企業商業本票,因此使得伊斯蘭銀行容易出現資產負債不匹配的情形。雖然伊朗及蘇丹在發展政府證券及短期工具方面頗有進展,但距離有效管理政府債務及貨幣仍有相當大的努力空間。

(3)各國對伊斯蘭銀行的管制及監理實務相當分岐,主要差異之處包括伊斯蘭金融機構的法律地位、自有資本計算及如何獲得中央銀行提供的流動性機制等。

影響所及,伊斯蘭銀行通常被迫持有相對大比重的資產在中央銀行的準備帳戶或通匯帳戶,由於這些帳戶的報酬為零或很低,因此已顯著影響其獲利能力,從而不利其競爭力。



Print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