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視野

限再融資 忌一刀切

中證監出招,限制內地上市公司再融資活動(二級市場配股),內容包括:如上市公司申請非公開發行股票,擬發行的股份數量不得超過本次發行前總股本的 20%、已經持有較大現金餘額或其他金融資產的非金融企業,不得申請非公開發行股票等。市場認為,新規有助減少頻繁「抽水」對A股流動性的衝擊,齊聲唱好。

過去兩年,內地上市公司的非公開發行集資規模的確龐大,增長速度驚人。去年,近 800 間上海和深圳上市的公司,選擇通過非公開發行籌集資金,涉及金額高達 1.8 萬億元人民幣。與此同時,滬深兩間交易所的 IPO 只有約 230 宗,集資總額只得 1500 億元人民幣。隨著中央希望加快 IPO 市場發展,逐步取消 IPO 審批要求,並由市場決定可發售新股的公司、時間及價格,所以只有向再融資活動開刀,才可望將資金引導至新股市場,紓緩內地 IPO「堰塞湖」的問題。

據統計,直至目前為止,已有至少 180 間內地上市公司,被迫取消或縮減總值高達970億美元的配股計劃。

規範再融資活動,的確是有其必要,但要合理。畢竟再融資為一個市場之重要功能,有利上市公司財務安排。對積極擴張的優秀企業是如虎添翼,但對資質平庸的企業來說,則是圈錢越多、蝕的越多,尤如一把「雙刃劍」。針對再融資活動要「一刀切」,對優質企業來說,又是否公平?

再者,再融資被形容為「吸血」,損害市場流動性,難道新股上市就不是「抽水」嗎?股民還不是要拿真金白銀來抽新股?去年非公開發行的再融資總額,超過1.5萬億元人民幣,而 IPO 僅為 1500 億元左右,如果將這兩個數字換個位置,估計 A 股市場一早就崩潰了!因此不能簡單地否定再融資,也不能簡單地縱容 IPO 圈錢。


王冠一財經頻道

PrintEmail

廢除大鈔 深謀遠慮 2017-2-22

印度、委內瑞拉等政府,各以不同理由,宣布廢除部分大額面值的紙幣。市場經歷一輪震盪之後,再次觸發熱烈討論大額紙幣在金融體系的存廢問題,甚至繼而探討實物現鈔還有多少價值。
 
「全球安全」是支持取締大額面鈔一方所高舉的旗幟,歐美幾份大報、渣打前總裁冼博德 (Peter Sands) 等均是搖旗手。而早於 2016 年 2 月,美國前財長薩默斯 (Larry Summers) 已在《華盛頓郵報》撰文,認為基於逃稅、反恐及洗黑錢等考慮,歐美為首的央行應率先身體力行擔當示範作用,例如美國應取消 100 元面值紙鈔、歐洲則廢 除500 歐元紙幣等。
 
此外,哈佛大學學者Ken Rogoff 在其著作《The Curse of Cash》中,詳列多個支持取消實物鈔票的理據。Ken Rogoff 指出,大額紙幣的使用普及性一直偏低,同時紙幣的存在,也令央行推行貨幣政策時更難執行。他又表示,全球經濟一旦再下行,主要央行深化負利率政策是無可避免,而大額紙幣卻令存戶有儲存更多現鈔的誘因,若按此簡單推論,央行取消大鈔又是否為進一步的負利率鋪路?
 
愈來愈多西方金融體系有意取消大面值現鈔,最近加入的是澳洲,當地官員表明,可以考慮取消 100 澳元紙幣。的確,澳洲由 2009 年起,每年透過櫃員機交易以逾 3% 幅度下跌,反而透過信用卡進行的交易額,則每年遞增約 8%。從全球層面而言,逾六成已發展國家當中,至少五成交易已不再涉及實物現金。電子及網上交易普及化,令無紙化貨幣愈走愈近。但要留意的是,此趨勢雖然方便大眾交易及消費,但某程度上,卻威脅到中央銀行的貨幣監管能力。
 
 
王冠一財經頻道

PrintEmail

制衡中國 再出新招?

特朗普似乎一直視中國為美國最大的競爭者,在不斷簽署行政命令,試圖從各種途徑增加美國就業機會的同時,近日市場消息傳出美國擬制訂一項新政策,以阻止中國利用匯率貶值取得出口優勢。
 
消息指,特朗普或不會從貿易戰上出手,而是將「匯率操控國」定義,變為對本國企業提供不公平補貼的國家,此舉將令多個國家跌入「匯率操控國」的新定義,而非單純針對中國。再者,由於按照舊有匯率操控的定義行事,中國可反指美聯儲在過去多年透過超寛鬆措施壓低美元,從而達成匯率操控的目的,因此新定義除了可避免兩國直接衝突,亦可減低美國被中國反咬一口的機會。
 
根據美國法例,必須有證據顯示某國在過去十二個月內,多次單邊干預匯價,才能將該國定性為「匯率操控國」,並對該國實施懲罰性關稅。若定義被更改,美國政府即更容易提出證據指控中國。在商務部長指出某國有不公平補貼後,美國公司便可自行向美國商務部提出針對該國的反補貼申訴。
 
不過,此招亦有漏洞,因為針對不公平補貼的策略可能違反世界貿易組織 (WTO) 的規定,其他國家亦可能對美國產品執行報復性措施,甚至反告聯儲局政策削弱美元亦屬一種補貼。
 
然而,無論觀乎中國對人民幣匯價轉弱的態度,以及特朗普所釋出的線索,市場普遍認為消息未必屬實。
 
特朗普一直指責中國的廉價出口令美國經濟轉弱,不過事實似乎剛好相反,人民幣匯價近月並没有顯著轉弱,面對強烈的貶值壓力,中國一直嘗試令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保持相對穩定,更因此消秏一萬多億美元的官方外匯儲備。
 
雖然特朗普欲以新招對付中國,但市場人士認為,更改「匯率操控國」定義一舉,屬美國政府對中國立場軟化的訊號, 因為特朗普在競選時,曾提出的對中國商品開徵高達 45% 關稅,但當選之後已没有再提出。
 
 
王冠一財經頻道

PrintEmail

傳統媒體 未到夕陽?

特朗普去年勝出美國總統大選後,在 Twitter 對《紐約時報》發炮,指其針對特朗普不實之報導,令《紐約時報》流失數以千計的訂戶。
 
《紐約時報》隨即還擊,指其第四季新增訂戶數量達破紀錄的 26.7 萬人,其中大部分均是於特朗普當選後才訂閱的。其網上多媒體、數碼新聞(Digital news) 的訂戶,單計第四季,已超越 2013 和 2014 年兩年的訂閱人數總和,全年計網上新聞訂戶人數更達 160 萬人,按年增長 47%。
 
《華盛頓郵報》亦出現同樣現象,去年訂閱用戶人數增長 75%,數碼新聞發行的收入翻了一倍多;單計第四季,網上訂戶人數就已經新增 11 萬人。
 
原以為即將沒落的傳統媒體、紙媒行業,突然「翻生」,真要多謝特朗普,重振傳統媒體作為「出氣筒」的角色。特朗普指責媒體報導不實,加上網上社交媒體假新聞氾濫,令讀者更為願意為優質新聞內容付費。如何將訂戶人數的突然增長,轉化為可持續收入,特別是紙媒依賴的廣告收入,便是一大難題。
 
數年前,紙媒眼見網媒、社交平台新聞蠶食其市場地位、讀者人數及廣告收入萎縮時,紛紛建立網上新聞平台迎戰,加強多媒體新聞,希望可留住用戶及廣告商。可惜時至今日,紙媒仍難敵 Google 及 Facebook 兩大巨頭;他們佔據著數碼廣告市場三分之二的份額。一方面,紙媒廣告收入下降已成大局,預計到 2021 年,全球報紙廣告支出將每年縮水 8%;另一方面,數碼、網上平台的廣告收入仍大為落後,實難彌補當中之缺口。難怪報業裁員節流的消息仍時有所聞。即使是訂戶人數有增長的《紐約時報》,今年仍計劃收緊預算,並裁撤部分編輯職位。
 
紙媒面對廣告不斷萎縮、而將線上瀏覽轉化為廣告收入的能力亦有限。傳統新聞媒體的未來,相信取決於其內容,是否能吸引讀者願意付費訂閱。
 
 
王冠一財經頻道

PrintEmail

內企債務 平添風險

中國過去一年,強調去產能,緊縮對營運欠佳產能的放款,結果經營者從正常的金融機構得不到借貸;但另一邊廂,不少公司發現出資可坐收高利,於是紛紛加入放款行列,令中國經濟平添新風險。
 
企業對企業放款,又稱「委託貸款 (Entrusted Loans),是當前中國影子銀行體系增長最快的一部分。所謂影子銀行,是指那些提供金融服務的非銀行中介機構,其服務性質與傳統商業銀行相類似,包括信託、財務公司、理財產品發行商、個對個人 (P2P) 貸款平台等,但不受銀行法例監管。
 
中國加大力度去產能,中資銀行不能向違約公司發放正常貸款。而數據亦指出,內銀願意貸款支持的,往往是礦業及房地產等政府希望去產能的行業,可見委託貸款成了那些被列入黑名單的公司的最後選擇。研查及調究機構 CEIC 表示,去年中資企業間的貸款增長 20% 至逾 13 萬億元人民幣,幾近相等於美國最大銀行富國銀行借出的貸款兩倍。
 
這種模式顯然會令中國經濟承擔更大風險。許多中國企業是拿新債來償還舊債,而不是用來支持長期投資。放款公司則不把資金投資於核心事業,為了賺取 20% 的高利,進行委託貸款,他們對放貸對象往往只是草率調查,根本不了解實際債信狀況。
 
國際清算銀行 (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 的數據顯示,中國企業的債務總規模折合已達到 18 萬億美元,相當於中國 GDP 的 168%。而貸款多流向產能過剩行業,也進一步增加企業的債務水平,令中國原已極為龐大的企業債更難收拾。
 
 
王冠一財經頻道

PrintEmail